@ 2019.03.09 , 10:00

                            醫學突破!第二例HIV患者病情進入長期緩釋

                            在HIV被發現并傳播至今的漫長歷史中,只有一例攜帶最常見病毒株型HIV-1的患者(柏林病人)被證實可以進入緩釋——可以停止用藥、功能性治愈。

                            直到現在,在數不清的實驗室、研究者投入和花費總額超過5萬億美元之后,我們終于證實了一件事,柏林病人的結果可以被復制

                            即將發表在《自然》雜志上的一篇論文表示,只經過兩次嘗試之后,一名被HIV-1型病毒株感染的HIV患者在接受干細胞移植治療后,病情得到了持續性的緩解。這是12年來除開著名的“柏林病人”外,第一個在不接受逆轉錄病毒(ARV)藥物治療下保持HIV-1長期緩釋的病人。這名病人是一個匿名的英國男性病人。

                            倫敦大學學院的病毒學家Ravindra Gupta表示,通過成功復制第二名患者獲得長期緩釋,他們已經可以證明柏林患者并不是異常的個例,而是確切存在的治療方法消除了這兩個人體內的艾滋病毒。

                            “柏林病人”實際上是一個美國人,名叫蒂莫西·雷·布朗。在美國旅居時被查出攜帶有HIV病毒,并在2007年的時候接受了一種非常少見的骨髓移植手術包括造血干細胞來治療白血病。

                            出乎病人和醫生意料的是,在接受了來自一位有CCR5基因的HIV-1病毒攜帶者捐贈的干細胞治療之后,布朗的HIV病情得到了緩解,并在此后一直保持在長期緩釋狀態。當時的媒體和新聞上都將布朗成為第一個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盡管緩釋和治愈并不是一回事,但能緩釋已經是對患者來說極大的安慰和獎賞了。

                            在這例新的“倫敦病人”案例中,這位患者也是接受來來自具有CCR5基因捐贈者捐贈的干細胞治療術后得到了緩釋。這一次手術是為了治療霍奇金淋巴瘤,術后16個月,病人開始停止使用ARV,并已保持在艾滋病緩釋狀態長達18個月。

                            盡管如上的文字看起來都非常的振奮人心,但是科學家們表示現在談完全治愈HIV還為時尚早。但“柏林病人”和“倫敦病人”的出現依然是一個非常有希望的預兆,這可以讓許多研究者們更好的研究如何控制HIV病毒。

                            在“柏林病人”出現十年后,又一可復制的案例契合了科學的“客觀可復制性”,向我們證明來自CCR5基因供體的骨髓移植手術可以消除病毒殘留并防止病毒復蘇。

                            醫生們仍將繼續監測“倫敦病人”的病情,并指出,這一治療方法不一定不適合所有的病人,更別說涉及到特定CCR5基因突變的捐贈者有多么的稀少。盡管如此,這一成功病例的治愈,仍然給了全世界約3700萬HIV攜帶者以希望。

                            《Nature》雜志論文原文鏈接如下:
                            HIV-1 remission following CCR5Δ32/Δ32 haematopoietic stem-cell transplantation

                            本文譯自 sciencealert,由譯者 利維坦 基于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布。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已打賞蛋友(1): goubin
                            贊一個 (7)
                            广东快乐10分怎么玩

                                                                                河内分分彩计划软件 北京快乐8压大小 皇城黑龙江时时 时时彩计划 微信捕鱼游戏大全 吉林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2009年7星彩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开奖网址 98时时彩网站 时时彩后三基本走势图